惡魔

海上冒险者(第五人格

“我想要,”

紫发少女头戴如海贼般的帽子,娇小的身躯配上宽大的风衣却毫无违和感。这位名为艾玛的少女睁大眼睛,嘴巴咧出微笑的弧度,脸上的点点雀斑为她添上几分可爱。

“夜晚放浪不羁的海面,寥寥可数的星星为我引路,我想要看到;
摇晃不定的冒险,发出耀眼光芒的金币,前所未有的神秘珍宝,我想要得到!”

少女扑向旁边戴着金色帽子、年纪有点大的男人,“爸爸,可以吗?”

这位男子笑了笑,下巴不知是胡须还是触手的东西蠕动了一下,“当然可以。”

虽然刚开始是不相信艾玛一个小女孩能到海上冒险,但看到她仅凭一人之力造出脚下的这艘大船,那时突然觉得,说不定可行,所以就同意了,还带来了知识丰厚的老朋友来帮忙。

“姑且让我看看你们能有多大能耐吧,下等人。”说罢,便成为了这艘船的领航员。

坐在一旁的船舶技师一言不发,她已经开始研究地图,为这次冒险做好准备。

“太棒了!”少女的追求者发出赞叹,他的右眼被望远镜遮掩,但难掩他眼中兴奋的金光。“克利切一定会陪伴艾玛直到最。。。”

“你愿意与我一同前往吗?艾米丽小姐。”名为艾玛的少女打断了远望者的话,向化着浓妆的女子伸出手。

女子停下把玩针筒的手,向少女露出温柔却带着少许病态的笑容,“当然。”针筒里的红色液体折射出不祥的光。

“太好了。。。我的天使。。。”少女高兴地捧着脸颊,她将眼前穿着露骨一身黑的艳妆女子称为天使。

远望者看着眼前的情景,神情复杂。

“那就带上我吧!”一把清脆的女声响起。一位拿着枪的女子站在不远处,显然是听到了他们的谈论。

“好像很有趣的样子,请让我为你们击落敌人吧。”女子做了一个开枪的手势。

“这样我们就有七个人了,出发吧,我们的目标是深渊珍宝!”

就这样,一个关于海上冒险者的故事,就此展开。



一个很迷的文emmm

主角又是咕哒夫,你游女主没人权啊qwq

家暴现场✓
蔡师兄全程放水,有点暖ww
从白天打到黑夜
最后还是把他的血磨掉了qwq用了近一小时的时间

当你回归游戏时(楚留香手游

*第一人称,主角超渣
*角色ooc
*我是真的A了三个月,然后世界全变了


      我收拾了一下行装,划着自家小木筏,离开有点破旧、宛若孤岛的家。

      视野越过大片芦苇,看到岸边熟悉的黑色身影,我才开始紧张。他似乎也看到了我,金色眼瞳似是在注射着我,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运起轻功跳到岸上。

      “你回来了。”一句普通的陈述句却让我冒起冷汗,让我不知该懊悔当初的离开还是现在的归来。

      “是啊,我回来了,”我朝他扬起一个灿烂得过分的笑容,“思明兄。”

      “哼,怕是早已忘记我这个友人了吧。”我心下一惊,我家思明突然ooc,怕是事态严重。

      “怎么会,我可一直记挂着与您共饮呢!”我讪笑着,从怀里掏出五十个萃玉,“我之前忙着考试,闭关温习,这一过就是三个月,我可记挂你们了!”

      “你们?”即使戴着面具,也能清楚地看到他眯起了好看的眼睛。我连忙补上:“…云梦的师姐师妹们,我可想她们了!我还给她们带了手信。”

      他不作声,我把萃玉往他怀里一塞,像是松了一口气般看着头顶好感度上升的提示。

      我试探地问道“……那我去探望一下她们了?”

      看到他微微点了点头,我总是是放心地迈开脚步。



      说起来我会三个月未归,是因为我收到某庄园的邀请函,去那边玩游戏。我秉着云梦的宗旨,去兼职当医生,这一去便是三个月。



      我还是乖乖地去了云梦,途中收到香帅的信,大概是数日不见,想与小友一聚之类的。虽然已经跟香帅混熟了,但还是让我不禁想起那被放鸽子的七天,思量一番还是拒绝了。

      闻到熟悉的草药味,我感到身心舒畅,打算找到许久未见的师姐补一下课业。

      师姐眨了眨好看的眼睛,“好久不见,师妹,一回来就做课业啊,真勤奋。”我有点心虚地挠了挠头,毕竟已经很久没为云梦做贡献。

      “那你去暗香跑个腿儿吧,顺便到处看看。”师姐带有善意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  我刚想拒绝,想起自己的功绩毫无贡献,一个“不”字到底是没说出口。
 

      暗香是一个考验轻功的地方,我刚跳上楼,便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跟在我身后,我还以为是少林的小和尚,但定睛一看,是个萝莉!还背着大刀!这是什么反差萌?!

      我搓了搓手,带着猥琐?的微笑接近小萝莉:“小妹妹,长得真可爱呀,你是哪个门派的呀?”

      小萝莉像是被我亲切的笑容吓到,张了张嘴才说出话来。“姐姐。。我来自沧海,刚来到这边,不熟悉这里,才跟着你的,不好意思。。。”

      我揉了揉被萌到的小心心,原来是新出的门派,我刚想说什么小妹妹我带你到处走走之类,眼角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暗香掌门正用深沉的目光看过来,我咳嗽了一下,屁颠屁颠地跑到他身边。

      “好久不见啊掌门……”我用同样的招数从怀里掏出宝石,虽然知道掌门一定不会在乎这点东西,但重在心意嘛。

      “哦?确实是好久不见,云梦的客人。”掌门不咸不淡地客套一句,我陷入沉默,显然跟我熟的是撑伞看海的南无生,而不是戴面具的暗香掌门,所以他现在不会有特别反应emmm

      “说起来好久没看过夜晚的海边呢,一定很好看吧。”我无厘头地说了这么一句话,把宝石往他怀里塞去,“我想今晚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 掌门没有回答,但我相信我们已经做下了约定,便转身去做课业。


      去探望一下萧掌门,他还是一如既往,毕竟每天都有少侠在此摔断腿,还是挺热闹的,倒也不缺我一个,我便离开了。



     黄昏的中原裹上了一层橘色,风车溅起的水花折射出粼粼光芒。我绕着风车走了两圈,还是不敢上去,原公子看上去是谦谦君子,但脾气可能不会特别好,可不是三言两语能哄好的。我有点不知所措,思量一番还是打算做好充足准备再来。

      我离开后,一声琴音悠长,在山谷回荡。


      夜晚总是让人感到愉悦,特别是点香阁。我走起来步伐也显轻快,到了门前发现熟悉的健壮身影不见了,反倒是一位穿得洁白如雪的清冷小哥站在那儿。我陷入沉思,往他手里塞了几块宝石,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话说,我才无趣地走进点香阁。

      我没有直接往蔡师兄的房间去,反而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前停住脚步,显然这个名字我从未见过或听过,这激起我些许兴趣。

      我通过门前的侍女替我转交宝石和萃玉,总算把好感刷到聊记姓名,我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,里面没有声响。旁边的侍女朝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 好感还不够啊,我有些遗憾,转身去叩蔡师兄的房门。开门便看到他的黑脸,不等他反应,我便给他一个熊抱,“蔡师兄我想死你啦!”

      不出所料地被推开了,他的脸反而更黑,“你还知道回来?”

      “人家要考试嘛。。这不是来看您了吗?”我捏着声音撒娇,“我有很多话想和您说,今晚就让我们喝着酒彻夜长谈吧!”

      “好。”他冷笑了一声,把酒壶往桌上一拍,一股茶香从中飘散。

      我:???喝茶???







      结果因为喝太多茶的缘故,我彻夜未眠。

      我:这茶水竟该死的甜美。。。

爱他,当然是让他穿女仆装✓